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然后,还在山上劈材的凤成虎一听自家的姑娘女婿在学堂打架,当即从树上蹿下来,风一样的就往学堂的方向跑去。

    弄得在树下帮忙整理木材的凤家两兄弟喊都喊不住。

    凤成虎急匆匆跑到学堂,刚一进学堂门口就听到一道声音在说:“……洛东除了流了点鼻血整个人都好好的,我儿朔正被打成这样,夫子你不打洛东为何还要打我儿?你知不知朔正是我刘家的第六代单传?如何能打得?”

    凤成虎一听这话,心头微微一松,只要他心肝宝贝女儿没吃亏就好。

    什么?洛东打人?这个小子……

    凤成虎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加快脚步冲进学堂。

    他拨开堵在学堂门口的人,一边道:“小小诶,小小,没被吓着吧?”

    凤小小一听到她爹的声音,当即转身朝凤成虎奔去。

    “爹,爹,他们要打相公。”她声音娇嫩,听上去异常委屈无辜。

    凤成虎才不管谁把谁打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凤小小一番,见自己的女儿安然无恙,他才松了一口气。

    “凤成虎,你来了就最好了,你的女婿把我儿打了,这事你看怎么解决吧?”

    凤成虎的目光在四周扫了一遍,终于在人堆中发现了一脸坦荡的洛东,见凤成虎看他,洛东还冲他扬了扬眉,惹了事还挺淡定呵。

    “哈哈,这不是刘员外吗?”凤成虎自然也看见了被打得皮青脸肿的刘朔正,他一边瞅着刘朔正和刘员外打哈哈,一边在骂洛东,这小子出手够狠啊。

    刘员外冷哼一声,继续道:“凤成虎,我今天可不是来和你叙旧的。”

    几人说话间,凤刚凤武两兄弟也先后赶到了。

    凤成虎摊摊手,继续道:“是啊是啊,刘员外这么忙的人自然不是来叙旧的。”

    边说他边看向众人,问道:“大家都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他这一问,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却没一个人回答他。

    刘员外见此,皱着眉头对刘朔正道:“正儿,你来说,怎么回事?”

    刘朔正见他爹在这里,胆子自然大了不少,于是他指着凤小小道:“是洛东先打的我,我不过是说他娶了个傻子媳妇,他就打我。我又没说错话,这傻子本来就是个傻子,为何我还不能说了?”

    原本凤成虎还在纳闷洛东为何会打架,心头还在怨怪这小子一天给自己惹事,这会一听刘朔正这话,他立马就变了,打得好。

    老子在这里老子都要打你。

    还有你小子才傻。

    凤成虎作为一个年长的人自然要沉稳得多,然而凤刚却是个耿直性子,一听刘朔正骂他妹妹傻子,他当即一指刘朔正,道:“小子,你胡说什么呢?谁是傻子,你说谁是傻子?”

    一边说,他一边推推嚷嚷的就要去揍刘朔正。

    刘朔正见此,赶忙躲在他爹身后。

    刘员外当即拍着桌子站起来,大声道:“凤成虎,你看看你儿子。”

    陈夫子原本请双方的父母来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可是现在小的打架的问题还没说上两句,大的又要准备开始打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