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目前看来,公共电话附近的道路监控有线索的希望不大,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报警的录音上。那么报案的录音会带给他们什么线索呢?这个报案人到底是谁,为何如此诡秘?凶手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呢?

    录音的内容如下:

    警员:“这里是110报警中心……”

    “东郊有尸体。”

    “是在哪里?你能说的具体些吗?”

    电话挂断了。

    录音内容里所能提供的信息实在是很少。从这段短短的录音中,警方只能知道打电话报警的人并没有用变声的软件,而是真实的声音。他们可以从声音判断打电话报警的人是男性,年龄应该是青年,口音什么的都听不出来。

    郝正北叹口气说:“录音所提供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证实,那就是这个报案人很可疑,他似乎对这个案子知道很多,而且行踪诡秘,做事谨慎。更没准,他就是凶手。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是啊,郝正北接触了很多案子,也见到很多报案的人,可是还没有见到通过这种形式报案的,这个的确令人感到很费解。

    孙沉商想了一阵,接着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找到这个人。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

    “可是我们从道路的监控上并没有得到啥线索,应该如何找到这个人啊?”对于这一点,郝正北倒有些发愁了。

    孙沉商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找到这个报案人,也就深深地叹了口气。

    过了一阵子,郝正北说:“走吧,我们去找法医高悬,看他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目前,尸体是我们的唯一的线索来源,我们也只能这样了。”孙沉商说。

    *

    高悬正在忙,郝正北实在是等不急了,就走进他的办公室,问道:“老高,有啥发现没?你能不能先跟我们透露一点,好让我们知道应该从哪下手啊。”

    高悬冲郝正北和孙沉商笑了笑,接着一边工作,一边说:“好吧。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现在跟你们说说吧。要不,你们会很着急的。郝队长要是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呦!”

    孙沉商问:“高法医,你有什么重要的发现吗?”

    “你别着急,我慢慢跟你说。”高悬停了一下,接着说道,“郊外一共有6个尸块,这6个尸块组成了一个人形。在我们看到尸体的地方,尸体是背部朝下,胸朝上,呈平躺的姿势。

    “这6个尸块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分别属于6个人的……”

    听到这里,孙沉商着实吃了一惊,连忙打断道:“这么说,是死了6个人?是吗?”

    “是的。我可以很肯定!”高悬肯定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一共有6个人被害,其中有两个女的,四个男的,年龄都在20-40岁左右。他们6个人的死亡时间都是一样的,或者相差不了多长时间。

    “尸体的应该被冷冻过,然后才被拼在一起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女性的头,但是胸部和四肢都不是属于她的,是属于其他5个人的。”

    郝正北惊愕之余,就是浓浓的疑惑。他想不明白地问道:“凶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