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自取其辱

    月薇薇,我带你走。

    林云站在囚龙镇狱台上,他略有狼狈,可嘴角还是挤出一抹笑意。

    少年一路杀来,所向披靡,终究只是想说出这句话,做到这件事。

    月薇薇红唇轻咬,眼眶含着泪水,她甚少流泪,除了儿时遭遇的变故以外,在未有过任何眼泪流出。

    过往种种,即便在如何难受,她也能总能笑得出来,似乎没心没肺一般,很少让人看到自己柔弱的一面。

    眼下的泪水,一半是心疼,一半是感动。

    她说不出话来,可手却是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林云伸手一抓,将其牢牢握住。

    就在此时,小红突然爆发出怒吼,它施展出太古龙猿诀的秘术龙猿变。毛形态的身体中,散逸出数不清的黑色魔光,一丝丝暴戾的气息疯狂弥漫出去,让人大惊失色。

    轰!

    它的身躯轰然暴涨,伴随着雷霆般的血气涌动之声,化为一尊身高近三十丈的龙猿。

    那玄龙蟒在它面前立刻显得没那么庞大起来,它双手暴力之极的将这玄龙蟒抓了起来,一声怒吼硬生生将这龙蟒撕成两半。

    鲜血飞溅,犹如倾盆暴雨。

    这就是它的终极形态吗?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他早就猜到,血龙马可能会有三种形态,一种是背生龙翼的血焰战马,一种是略显肥胖的黑色龙猫,没想到最后一种会是如此暴力霸道的龙猿。

    三种形态差异巨大,不过无一例外都蕴含着龙血,与血龙马本身的龙之血脉有关。

    “云哥哥,先离开这里。”

    月薇薇看了眼四周,眼中有警惕之色。

    眼下林云耗尽大半血气,苍龙宝骨已经动用,在无法动用圣灵武学这张最强底牌。他连番大战,看似有无敌风采,实际上与界子交手的伤势都被强行压制了下去。

    状态算不得完好,只不过三大界子比他更惨十倍罢了。

    三大界子已不足为虑,不过其他界子全都虎视眈眈,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盯着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动手,林云对界子的秉性可没报什么希望,不会比神幽界子好上太多。

    他与人交手之时,就感受到了好几道寒意,让他不得不始终提防一手。

    若非自己表现的足够强势,未必会有

    “嗯。”

    林云点了点头,带着月薇薇凌空一跳,落在那远古龙猿身上,沉吟道:“走。”

    小红双目泛着血光,它此刻的面容狰狞而恐怖,闻言之后握紧拳头轰出一拳。

    嘭!

    磅礴巨力从龙猿巨爪中喷涌而出,隐约间有肉眼可见的龙形气流横冲直撞,近乎瞬息就将前方挡路的诸多巨石碾成粉末。

    咔!咔!咔!

    还未完,气劲如涟漪般散发出去,数不清的庞大巨石,风陵广场中残破的建筑,种种异物触之即碎。

    众人倒吸口寒气,眼眸深处都闪过抹忌惮之色,就连其他七大战界的界子,脸色也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些许变化。

    要说他们对林云的苍龙宝骨没有想法,绝技是不可能的,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来这风陵广场看什么杀妖大会。

    “竟是一尊赤血龙猿!”

    皇图界子目光闪烁,颇为诧异的说道。

    他用的是尊,而不是其他量词,代表着某种敬重。

    小红此刻化身的龙猿,一双血目宛若火焰燃烧,有着极为强大的威慑力。

    毫无疑问,它震慑住了许多蠢蠢欲动的人,加上林云本上的威慑力。这个时候,谁若是想要打苍龙宝骨的主意,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能否承受得起将要付出的代价。

    轰隆隆!

    看似庞大臃肿的赤血龙猿,灵动之极,几个跳跃就出了风陵广场。

    这就要走了吗?

    无数道目光看去,看向那龙猿肩膀上的林云和月薇薇,目光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色彩。

    许多人直到此时,都仿佛还身在梦中,无法想象眼前的种种。

    那个被神幽界子放眼,要让他跪着爬进风陵广场的少年,不仅一路狂杀强势降临,还横扫了三大界子,强势将人给带走了。

    金榜妖孽在他面前,挥手间就被屠戮,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三大界子联手也是横扫的结局,尤其是实力最强的神幽界子,连续两次跪在林云面前。最后更是被他手中之剑,死死钉在巨石上,众目睽睽不得动弹。

    强势和霸道两个词语,远远无法将林云的风采写进,他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和震撼。

    眼下看着他就要离去,众人仿佛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有种豁然惊醒的感觉。

    “竟然真的做到了……不可思议。”

    “一人一剑就将三大战界给扫了……这通天之路,还有谁能与其争锋?”

    “不过我看他似乎受伤也不轻,怕是强撑的吧?”

    “难说,不过估摸着没人敢试,光那尊赤血龙猿就足够可怕了。”

    惊醒过后,风陵城中各界武者,低声的议论起来。好些人看向林云的目光,都充满了浓浓的敬畏之色,这个少年的经历太过传奇了。

    黄沙高原,他让通天之路的神话破灭,将十方战界不可招惹的禁忌打破。

    如今,他却将神话踩在了脚下,让人彻底知晓了他的凶名。战界不可惹,葬花公子同样不可招惹,杀人只需一剑,可从来就不是什么玩笑话。

    “我准你走了吗?”

    突然一声冷喝响起,是神幽界子的声音,众人震惊之后,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