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去经年,再想起这些事的时候,凤小小忍不住摇了摇头,明明没有多久,很多时候却恍如隔世。

    凤玉珠见自家堂姐亲自请人吃饭,八卦因子又一次席卷而来,怎么看着像是她姐喜欢人家的意思?莫不成当初她姐喜欢人家,然而人家却不喜欢她?

    不会吧,她姐自从变好后在凤玉珠眼底那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一个存在啊,怎么会有她姐拿不下的男人?

    凤玉珠不好插嘴,毕竟故人相见么,自然感慨良多,她一个局外人不宜多言,但她的眼睛却一个冲凤小小眨阿眨。

    凤小小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才对刘朔正道:“这是我堂妹凤玉珠。”

    然后再指着刘朔正,强调道:“这是刘朔正,昔日同窗。”

    在同窗上加重了语气,凤玉珠这厢才对刘朔正道:“刘公子好。”

    凤小小瞧着她那不正经的样,随即不由暗叹了一声,想来最近县太爷夫人太忙了吧,没时间找她的茬。

    刘朔正冲凤玉珠点了点头,算是见过礼了。

    一路上凤小小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刘朔正聊着,而刘朔正呢,很多时候都是听得多说得少,凤小小想起以前的刘朔正跟在她身后鬼念神念的样子,这两相对比之下变化实在太大。

    凤玉珠走在侧边,让凤小小和刘朔正并肩而行,然而她的目光却时不时观察起刘朔正的神情来。

    后来凤玉珠才看明白了,她姐这哪是欠人家的饭啊,根本就是欠人家的情啊。

    现在用一顿饭就解决了,果然是她的好姐姐,四两拨千斤啊。

    想到东哥,凤玉珠不禁叹气,遇上她东哥这么俊这么暖的男人,还有谁比得过啊?别说是她眼高于顶的小小姐,就是她目不识丁的凤玉珠也只能残忍的让刘朔正当炮灰了。

    在凤小小眼底,刘朔正这个富二代吃饭还是很挑剔的,当初她记得她准备请刘朔正吃饭的时候被刘朔正喊到一家酒楼吃了饭,挑着最便宜的点,结果吃下来都超过了她口袋里的钱,然后才是刘朔正付的钱,这就是她为什么还欠刘朔正一顿饭的梗了。

    现今么,请吃一顿饭还是没有问题的。

    凤玉珠见凤小小把人领到了高大上的尚品阁,人还站在门口就啧啧道:“刘公子厉害了,我小小姐今儿为了你要一掷千金了。”

    闻语,凤小小还没说完,刘朔正原本温和的脸上一怔,随即视线缓缓落在凤小小身上,迎上凤小小有些窘迫的目光,他的嘴角不由斜斜勾起一抹笑意,这下,连带着眼底也露出了几分兴味。

    凤小小瞧着,恍惚中又像是看到了一年多前的刘朔正,又痞又不正经。

    “是吗?”刘朔正轻笑一声,“看来凤大夫还是很给面子了。”

    随即又看着凤小小道:“不过我先说好,若是这次带的钱再不够,我可不垫付。”

    凤小小被刘朔正这么一说,顿时脸上有些发红,当初的窘事刘朔正果然还记得。

    凤小小趁机用眼神警告凤玉珠不要捣乱,一边却道:“你这会子嘴巴倒是犀利得很,等会你只管旁边站着看就成,筷子什么的就甭动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